九五至尊娱乐城是享誉中外的线上真人娱乐场,拥有着数千万的忠实玩家,886868.cc九五至尊vi为玩家提供线上线下娱乐交流平台,彼此分享投注经验.
 
 
丝毫不理会她的痛苦,男友劈腿闺蜜,只为报复她
中央政府门户网站 2016-05-07 09:05:59 来源: 李滨铖
【字体: 打印本页

  丝毫不理会她的痛苦,男友劈腿闺蜜,只为报复她   

望着那辆熟悉的房车,她惊愕地睁大双眼,再一次告诉自己,只剩几天了,她一定要忍耐,

“啪——”礼盒掉在地上,苏云心抱头尖叫起来,“蔼—”

这一声惊叫打断了两人,迟言希很不耐烦地回头看了她一眼,脸上没有一丝愧色,然后慢条斯理地下了床,拿起衬衫披在身上。   

苏云心下班买了一些做寿司的材料,边走边考虑今晚做些什么样式的寿司给男友迟言希当晚餐。他去法国的几天里,两人只能靠电话联系,彼此非常思念对方。这次他回来,她一定要做顿好吃的给他接风。

她想得太过专注,连身后响了好几声汽车喇叭声都没有发现。直到一辆豪华的房车停在她面前,挡住了她的去路。她才猛然间反应过来,下意识地退了几步。

望着那辆熟悉的房车,她惊愕地睁大双眼。三年来,他们不是只在星期日才见面吗?今天才星期四,怎么就……

房车上下来一个头发花白,背脊佝偻的老人。岁月在他脸上留下了沧桑,也留下了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。在黑西装的衬托下,他俨然如一位贵族。

“苏小姐。”他微颔首,却丝毫不显得卑微。

“……”苏云心紧张四望,确定四周没有认识的人才低声问:“张伯,您怎么来了?”

“少爷想见您1

“可是今天是星期四……不是只有星期天才……”

“少爷想见您。”张伯毫无温度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,语气中尽是不容置疑的意味。

在她犹豫之时,张伯已经打开车门,仿佛早已笃定她会去。“苏小姐,请上车1

苏云心紧咬下唇,脑子里还在进行激烈交战。最后,她还是选择了妥协。就剩下最后十天了,绝不能再出什么差错。她必须忍耐,忍过了,一切都结束了。

夜色降临,房车在往郊区的路上平稳地行驶着。苏云心淡淡地望着窗外,脸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中若隐若现。

位于山顶的一栋白色别墅渐渐近了,望着它,往事一幕幕在苏云心眼前掠过。

她和他的关系,是从三年前开始的吧?

她的父亲因为失职导致仓库失火,全家无力赔偿巨额亏损,走投无路的她闯入市长大厅求救,撞见了他。他许诺可以助她脱难,条件是她要做他三年的地下情人……

三年了,终于快要结束了……

苏云心在张伯的引领下来到一间房门口,她深吸了口气,低低说了声,“谢谢1,带着满心惧意走了进去。

房间大而空旷,只有一个摆着威士忌的法国茶几和一张大床。这个房间,充满了苏云心不堪的记忆,一走进来,她就难以自控地想起在这里发生的一次次不堪的事情。

那个男人,就像野兽一般恐怖,根本是冷血的,丝毫不理会她的痛苦,她的哀求,  非常残忍。

苏云心甩甩头,努力将那些不堪的记忆赶出脑海。再一次告诉自己,只剩几天了,她一定要忍耐。

“想到什么了,让你这么痛苦?”一道冰冷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。

苏云心吓得退了好几步,转过头去,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她背后。

“我让你这么害怕吗?”男人倚在墙上,有些慵懒,却又像只狡猾的豹。似乎这只是用来掩饰他危险的方式,他随时可能扑上来对她做出什么恐怖的事。

他指上夹着雪茄,蓝色的雾气幽幽然。雾气的背后,他的冷眸微微眯起,似乎在正紧盯着她。那是一双深邃的眸子,有点像黑色,但又不是纯黑,蓝得很深,让人难以猜透他的心思。

苏云心条件反射般想逃,但她不敢,脚软软地定在原地,惊恐地等待着他的靠近,逃无可逃。

他停在她面前,缓缓抬手捏起她的下巴,逼她看向自己。“三年了?还没学乖?”

两行滚烫的热泪从苏云心眼中流出,灼烫着他的手背。看着那张哭得委屈却更显柔美的脸,他更恼了,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扔到床上,紧接着强壮的身体便压了下去,几乎将她压垮。

苏云心忍受着剧痛,目光空地望着天花板。就快结束了……就快结束了……她闭上双眼,一颗滚烫的泪珠滑落脸颊。她没有看到,身上的男人眼中一闪而过的痛。

因为他在她身上留下了太多痕迹,一连几天苏云心都不敢去找迟言希。直到圣诞夜,她身上的淤痕消失了。她才精心打扮一番,带上亲手做的礼物去找他。

她小心翼翼地拿出钥匙开门,想给他一个惊喜。但当她走进去时,却发现大厅内凌乱地散落着女人的衣服。脸,倏然变得惨白,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床上,两道身影纠缠。男人是她最爱最信任的男友,而他身下的女人,竟然是她最好的闺蜜凝雪。

“啪——”礼盒掉在地上,苏云心抱头尖叫起来,“蔼—”

这一声惊叫打断了两人,迟言希很不耐烦地回头看了她一眼,脸上没有一丝愧色,然后慢条斯理地下了床,拿起衬衫披在身上。

凝雪拉着被子坐起来,一双丹凤眼里满是毫不掩饰的得意。“你怎么来了?”看她的神情,分明早就知道她会来。她好像一直都在等着着一刻,等着狠狠地伤害她作为报复!

“你们、你们——”苏云心气得连牙齿都在打颤,全身冰冷蚀骨,眼中满是被背叛的怒火,“迟言  希,你怎么能背着我做出这种事1她最爱的男友劈腿了,劈腿对象竟然是她最好的闺蜜!让她怎么接受这个现实?!

“哦?背着你?”迟言希发出一声嘲笑,“可你背着我做过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呢?”

苏云心不可置信的望着他,难道,他已经知道……

“苏云心,你以为,你做得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我不知道吗?1迟言希恶狠狠道,恨不得将她杀死,“这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报复,比起你做的那些,又算得了什么1


  三年来,他们不是只在星期日才见面吗?今天才星期四,怎么就……

房车上下来一个头发花白,背脊佝偻的老人,这个房间,充满了苏云心不堪的记忆,一走进来,她就难以自控地想起在这里发生的一次次不堪的事情,

“想到什么了,让你这么痛苦?”一道冰冷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,

床上,两道身影纠缠。

责任编辑: 唐纯恩
 
Copyright ? 2011-2016 886868.cc九五至尊vi 版权所有 www.www.tp4ww.com
Baidu